台北市 101

LOADING

莊福文化教育基金會

如何共情遠方的動物?
莊福文教為犀牛保育拉近世界與臺灣的距離

回上一頁

白犀牛

犀牛出閘

箱籠從卡車移動到地面,包覆在外層的隔板一一卸下,頭戴綠色安全帽的工作人員小心翼翼拉開箱龍的柵欄。白犀牛艾瑪先是將頭湊近地面嗅聞,接著便踏出箱龍,緩緩走進欄舍。在影像的紀錄下,來自六福村動物園的艾瑪經歷了16小時的長途移動,成功抵達日本東武動物公園的新家。工作人員看到這一幕,臉上難掩激動的神情,忍不住鼓掌。

這一幕得來不易,從2018年東武動物公園拜訪六福村野生動物園,一直到2021年6月將艾瑪送到日本,期間歷經新冠疫情、運輸訓練和計畫延期等挑戰,花了三年的時間才走完這一趟,完成大型瀕危保育類動物的運輸任務。

為遺傳多樣性將犀牛送到國外

犀牛體驗車

六福村特別設計的犀牛造型體驗車,讓民眾可以與犀牛實際互動,更將犀牛行為模式融入車體設計中。(圖/莊福文化教育基金會提供)

地球上僅存的五種犀牛,牠們頭上的犀牛角,若不是被當成具有療效的珍貴藥材,就是價值極高的裝飾品原料,以致長期遭到人類長期盜獵。其中有四種都屬於受脅物種。而分佈在非洲大陸中部的白犀牛亞種 Ceratotherium simum cottoni,2008年更被世界野生基金會宣佈已經在野外滅絶。

1975年成立的莊福文化教育基金會與六福村野生動物園,卻默默進行白犀牛的繁育工作。在歷經幾代繁育後,從最初自非洲引進的8隻,已增加到現在的23隻。2015年基金會投入犀牛瀕危保育推廣工作,工作人員曾到非洲國家公園現場觀察犀牛保育現況,親眼目睹被盜獵集團挖下犀牛角、奄奄一息倒在草叢裡的犀牛。基金會也曾遴選志工,組隊前往Google Map上找不到的犀牛孤兒院(Care for Wild),協助照顧因為母親被獵殺,而遺留下來的無助小犀牛。

六福村在白犀牛復育所做的努力,陸續吸引國際保育團體來到臺灣觀摩。2018年,日本東武動物公園來到六福村拜訪,對於交流白犀牛以提高遺傳多樣性的行動有了初步的討論。雙方也從2018年開始討論,如何完成大型瀕危保育動物的輸出作業。

歷經千辛萬苦 仍要保握機會

艾瑪到日本

2021年6月8日艾瑪要出發到日本了,出發前獸醫師不時透過儀器監測,確認籠內溫度及艾瑪狀況。(圖/莊福文化教育基金會提供)

然而看似簡單的運輸作業,面對到大型瀕危保育動物白犀牛時,中間出現了許多挑戰。雙方原本討論各提供一隻犀牛進行交換。然而東武動物公園僅存的兩隻白犀牛,一隻年事已高,另外一隻也在討論過程中過世;雙方最後才決定,將艾瑪從臺灣送到日本,再從其他動物園借調公犀牛。

同時,2020年初席捲全球的新冠疫情,卻讓預計執行的運輸計畫硬生生喊卡。團隊只能選擇先在同年的9月22日,也就是「世界犀牛日」當天宣布計畫內容,將時間推遲到隔年春天執行。同時間包括保育員和獸醫在內的團隊,也開始艾瑪的訓練計畫,並召開專家會議討論最符合艾瑪需求的運輸方式。隨著時間接近,卻又遇到日本境內爆發新一波疫情,於此同時團隊也評估艾瑪不適合繼續獨自生活,因此在疫情考量下僅讓獸醫同行,終於在今年6月將艾瑪送到日本,再由東武動物公園從機場接手,一路護送到動物園。

上述提到的訓練,都是以動物福祉為出發點,包含定期醫療檢查、運輸籠箱適應、以及熟悉在獨立獸舍生活,目的是為了減少艾瑪對運輸過程的不適應。舉例來說,為了讓艾瑪適應運輸機艙的環境,因此在日常訓練中會在箱籠外放置音響,播放機器的轟鳴聲;或是在日常生活中將簡單的日語放在與艾瑪的對話中,讓她習慣不同語言的生活環境。對照養員來說,艾瑪就像大家庭的女兒,甚至在出國的那一天,幾位從小看著艾瑪長大、或者是在長達半年期間負責訓練她的照養員都忍不住眼眶泛淚。

抵達日本後,艾瑪除了適應環境、體徵健康,目前在莊福文教基金會的臉書上,還能看到東武動物公園拍攝的「艾瑪日記」,紀錄她在新家生活的樣子。影片中,當艾瑪聽見工作人員呼喊她時,會大老遠從另一端小跑步過來,讓工作人員都忍不住笑出來。

為了第一次將大型哺乳類動物、國際一級保育類動物艾瑪送出國的首次創舉,莊福文化教育基金會團隊20多位名工作人員,投入大量心血與時間,經歷兩年協商才完成。細數一路上的挑戰和波折,基金會卻不曾想過停止計畫。「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 」基金會副執行長王之帆說,「動物的血緣交流是很重要的事,基金會期待未來能繼續執行這樣的跨國保育計畫。」

讓台灣瀕危物種也能受到重視

推動環境教育

莊福文化教育基金會長期推動環境教育,帶著動物保育環教資源,陪伴學童說書、進行活動關卡、思考與探討瀕危動物的守護行動。(圖/莊福文化教育基金會提供)

基金會也將這次合作,轉變為一次教育機會。除了將作業過程以及後續東武動物公園記錄的影片放在社群,作為民眾了解保育計畫內容的途徑外,相關資訊也被帶進六福村野生動物園。當民眾乘坐小火車經過犀牛展區時,工作人員也會和民眾分享送犀牛艾瑪出國的故事,並且傳達保育目標給一般民眾。民眾藉著實際參觀犀牛的經驗,或是在網路上觀看艾瑪的影片,讓保育理念在心中生根。

民眾實際參觀犀牛時,如果是參與園區「蘇丹犀望巴士」的活動,會先由專業導覽員做生態教育解說,學習動物保育知識。接著民眾再搭乘園區特別設計的犀牛造型體驗車,與犀牛實際互動。犀牛造型的巴士不只是提供遊客移動的交通工具,更將犀牛行為模式融入車體設計中,像是前端設計為可以接收撞擊力道資訊的犀牛角,兩側則是訓練行為豐富化的零食箱,民眾搭乘時還可以替犀牛刷刷背,體驗親密的互動。

基金會也邀請繪本作家合作,於2020年推出瀕危動物保育繪本《犀牛五花:我的犀牛角呢?》。書中除了討論犀牛角盜獵的議題,也加入臺灣熊鷹和石虎正面臨的生存問題。讓無法親自到動物園參觀的學生,也能透過繪本以及討論,認識生態保育的重要性。

對於臺灣野生動物保育的行動也同樣在進行中。王之帆提到,基金會也將持續關注本土瀕危物種的保育工作,像是金門水獺的保育及教育推廣。在臺灣本島因為快速開發導致棲地破壞絕跡的水獺,在金門因為過去戰地管制意外存活下來的歐亞水獺目前僅存不到200隻,正與台灣石虎一樣在台灣寶島上面臨滅絕的危機,基金會希望與各界一同攜手努力,讓更多人瞭解這些野生動物所面臨的生存危機,近一步支持或是願意以行動加入保育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