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 101

LOADING

台灣蝴蝶保育學會

蝴蝶群舞
臺灣的夢幻天空

文 / 何艾玲

回上一頁

蝴蝶

被西方人稱譽為「福爾摩沙」的臺灣島上,有著無限的美無法用任何一個國家的語言道盡。有無數的國外學者、獵人帶上了這雙翅膀遠渡重洋到福爾摩沙,只為了能在臺灣盡情地逐夢。他們在無數的溪谷中尋找鬼魅的植物、無盡的山林中追逐綺麗的昆蟲。這片面積僅僅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島嶼有傲視東亞的高山峻嶺,多變的氣候條件與生態環境孕育出超過三百多種的蝶類。

約是一百年前,台北高校(現今臺灣師範大學)教室中,坐著一名來自東京的少年,他的名字是鹿野忠雄。鹿野忠雄時常被窗外的蝴蝶吸引,冒著無法畢業的風險,他經常奮不顧身地衝出教室,尋找那美麗的生命。

後來,鹿野忠雄在日本的實驗室與臺灣蝴蝶標本邂逅。那一刻起,他就決心要到臺灣逐夢。他從台北近郊烏來、陽明山,一路追逐蝴蝶到臺灣深山,當他看見「曙鳳蝶」(學名:Atrophaneura horishana)飛舞著夢幻的翅膀時,他說自己看到「桃色之夢」,形容「那真的是臺灣昆蟲景觀中,絕對不能錯過的一幕」。

「看見了曙鳳蝶飛舞著夢幻的翅膀,綠豹斑蝶也在芒草中飛舞著,令人勾起了陣陣秋意。黃紋粉蝶也像淘氣的小女孩般四處飛奔著。」

鹿野忠雄

臺灣因出產大量蝴蝶標本,而有「蝴蝶王國」的美名。隨著臺灣逐漸重視保育觀念,臺灣的蝴蝶產業已漸漸殞落。然而,商業性採集減少後,並沒有降低對臺灣蝴蝶族群的影響。隨著臺灣經濟起飛、人口增長,有無數的綠野、山林而被置換成水泥叢林。

「捕蝶人的捕捉,固然造成蝴蝶的減少,但若比起人類破壞大自然而造成蝶類的減少,那就小巫見大巫了。」徐仁修在《荒野有歌》一書中,娓娓道來蝴蝶面對人口爆發的憂傷。

大台北地區蝴蝶的變遷史

二十幾年來,台灣蝴蝶保育學會記錄了大台北地區蝴蝶族群的變遷。理事長張榮華提到,他們調查發現,廣泛分佈在臺灣中低海拔的「柑橘鳳蝶」(學名:Papilio xuthus族群,在台北地區漸漸減少。過去,經常看見柑橘鳳蝶的幼蟲,在公園、校園裡啃食柑橘類、食茱萸等芸香科的植物。然而,隨著台北市的建設快速往淺山擴張,路上繁忙的車輛排氣管不斷排出廢氣,葉片上積累厚重的油汙、落塵,玷汙了蝴蝶的家園,使牠們漸漸離開平地。

「我常想,當我們指斥對柑橘進行環狀剝皮的薄翅天牛為害蟲時,似乎已將自己視為造物主。上帝似乎並非只為人類創造柑橘樹。天牛與柑橘鳳蝶,難道不是上帝的子民嗎? 」

吳明益《迷蝶誌》

柑橘鳳蝶

雄性柑橘鳳蝶的腹面照(圖/黃行七提供)

然而,每一種蝴蝶的宿命很不同,對於低耐污性的物種,在都市牠們的群族減少,但高耐污性的物種反而得到益處。黃行七說,同樣以樟科植物為寄主的「青鳳蝶」(學名:Graphium sarpedon connectens「黃星斑鳳蝶」(學名:Papilio epycides melanoleucus,前者耐污性強,只要有樟樹的市區都看見青鳳蝶快速飛奔的身影。而後者耐污性弱,都市污染使牠們淡出城市的舞台。

青鳳蝶

雄性青鳳蝶的腹面照片(圖/黃行七提供)

在城市中,都市植樹計畫為多種蝴蝶打造牠們的棲息之地。尖翅絨弄蝶(學名:Hasora chromus原來是稀有種,牠只能在水黃皮所在之處才能存活下來。水黃皮屬於耐高溫、抗風、耐鹽的沿海植物,主要原生於恆春半島及蘭嶼海邊。在人類的移植之下,水黃皮成為台北市常見的行道樹,而尖翅絨弄蝶也跟著水黃皮一起移居到台北市裡,成為都市中的優越物種。黃行七表示,每當季節一到,就可以在各公園或綠地的水黃皮嫩葉上發現大量幼蟲。

尖翅絨弄蝶

雄性尖翅絨弄蝶的腹面照(圖/黃行七提供)

另外,披戴著鵝黃色、淡白色衣裳的遷粉蝶(學名:Catopsilia pomona pomona也是在都市發展中。因著過去日本人在美濃大量種植鐵刀木,而使食豆科植物的遷粉蝶大量繁殖,造就了群蝶飛舞的景象,因此美濃得到「黃蝶翠谷」的美名。在台北,同樣也因著政府種植阿勃勒的計畫,遷粉蝶的幼蟲而有了棲息之地。

遷粉蝶

雄性遷粉蝶的腹面照(圖/黃行七提供)

臺灣的蝶類新住民

在這國際來往頻繁的時代,外來物種對蝴蝶族群的衝擊也不容小覷。近期發現外來蝶類明顯增加。雖然在過去的研究中,發現能成功立足的外來種蝴蝶僅占少數,但外來種可能與臺灣原生蝶競爭資源。

在十幾年前,臺灣只能看見散紋盛蛺蝶(學名:Symbrenthia lilaea formosanus的臺灣特有亞種。自從2004年,華南亞種首次在臺灣本島被記錄到其足跡,就快速擴張到臺灣平地、淺山地區。黃行七說,只要是華南亞種出現的地方,臺灣亞種的族群就會消失。2005年之後,臺灣亞種就消失在臺北盆地中。現在只能在深山才能看到牠們的身影,牠們的命運就如百年前的原住民一般,漸漸從平地退守山林中,隱身到蕃界之內。

散紋盛蛺蝶

雄性散紋盛蛺蝶的背面照(圖/黃行七提供)

張榮華提到,前年10月,首度在基隆內寮濕地現蹤的「尖翅翠蛺蝶」(學名:Euthalia phemius),很多學者認為未曾謀面。後來在台灣蝴蝶保育學會老師黃行七協助辨識後,發現是東南亞、中國華南地區常見的「尖翅翠蛺蝶」,只能推測來源可能源自華南地區,來台路徑不明。在蝶會陸續追蹤下,發現牠們對相當能適應都會環境,已經擴散到雙北、桃園、新竹和宜蘭地區。

黃行七表示,牠們對臺灣的自然生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因為尖翅翠蛺蝶的寄主植物是芒果樹,但牠們對農藥耐受度差。就算未來擴散到南部,對有噴灑農業的芒果園並不會受到衝擊。在香港和新加坡的公園跟巷道中,只要有芒果樹的地方,尖翅翠蛺蝶都可以在此棲息。未來,這種蝶類很有可能會成為臺灣都市常見的蝶種之一。

尖翅翠蛺蝶

雄性尖翅翠蛺蝶的背面照(圖/黃行七提供)

台灣蝴蝶保育學會 二十多年來的守護

2001年納莉颱風重創北部,劍南山的土石沿著劍南路坍方。這次,台灣蝴蝶保育學會聽見了大地的呼喚,開始推動劍南路蝴蝶步道的棲地復育,這是臺灣首度嘗試蝴蝶棲地復育。

棲地維護

棲地維護(圖/台灣蝴蝶保育學會提供)

張榮華提到,為了營造蝴蝶來去自如的友善環境家園,須先做原生物種生態調查,減少外來種干擾既有的生態體系,並提供充足的植物及蜜源,以防止基因混雜及限縮生命。

台灣蝴蝶保育學會則為此招訓志工,種植原生種蝴蝶寄主植物和蜜源植物,營造蝴蝶適合棲息的環境。希望藉由人為適度的經營管理,吸引原生蝴蝶及其他生物再回到原棲息地。同時,也希望將劍南蝴蝶步道打造成自然生態教學的最佳園地。張榮華說,在多年的努力下,劍南路的蝴蝶不僅恢復生機,目前劍南路記錄的蝶種,已經有一百五十種之多。

台灣蝴蝶保育學會自1996年成立以來,不斷投入蝴蝶調查及環境監測,並舉辦多樣主題性活動,引導民眾欣賞、觀察、認識自然野地蝴蝶生態,也投入辦理多項人才招募研習,編輯蝴蝶及相關生態性質刊物,並推動原生種蜜源及寄主植物栽種、保留自然棲地等工作。

賞蝶課程

賞蝶課程(圖/台灣蝴蝶保育學會提供)

在台灣蝴蝶保育學會中,有超過一千個擁有蝴蝶夢的人,正致力於蝴蝶的生態研究、保育、教育、推廣中,願在臺灣的每隻蝴蝶,仍能揮舞著那夢幻的翅膀。或許現在並非當代每個人都如同鹿野忠雄那般的探險家為世界發現蝴蝶的美,每個人都以自己的力量來守護臺灣蝴蝶的美。

戶外導覽

戶外導覽(圖/台灣蝴蝶保育學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