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 101

LOADING

台北市野鳥學會

從墜落到起飛,
台北鳥會守護鳥兒的成長之路

文 / 林綺薇

回上一頁

黑冠麻鷺

黃昏燕子歸巢,白日麻雀佇立城市電線桿,自然美景是人心嚮往。

「一隻鳥改變我的一生。」應用數學系出身的張瑞麟,現為台北市野鳥學會(台北鳥會)理事長。當年在烏來看到導覽員介紹鉛色水鶇,隔著層層樹影辨識水鶇特徵與性別的專業,以及鉛色水鶇藍身橘尾,在溪流旁的樹梢之間跳動、生氣蓬勃的樣子,讓他內心深受感動,從此踏上賞鳥道路,日後更加入台北鳥會,投入鳥類研究與保育工作。

人與自然相伴而生,不僅人需要有個家安身,動物們也需要棲身之處。隨著城市高度開發,鳥類生存空間被壓縮,高樓大廈與奔馳的交通工具侵蝕城市綠地,也使人與鳥的生活領域高度重疊,導致各種意外,如窗殺、路殺、受困黏鼠板等各種意外發生。

幼鳥落巢也是常見的意外。每年三月到六月,是鳥類繁殖的季節,等待新生命孵育的時間裡,也等來許多危機。有時行道樹修剪造成準備孵育雛鳥的巢翻覆,有時幼鳥學飛不慎,從巢中掉落人來人往的地面,弱小的生命千鈞一髮。

幼鳥 鳥窩

每年三月到六月是鳥類繁殖期,也是幼鳥落巢的高峰。(圖/台北鳥會提供)

落巢先找高處放,勿自行餵食飼養

根據台北鳥會救傷中心資料顯示,每年救援約4000到4500隻鳥,平均一天11隻。張瑞麟分析,珠頸斑鳩因為全年都是繁殖季,數量最多,約佔四分之一,不論是家戶的窗台或是大樓外的冷氣,都是牠築巢下蛋的地點;其次是一年約400隻的麻雀、380隻的金背鳩與350隻的白頭翁。即使是數量相對少的家燕,每年也有230多隻,這五種鳥類就佔了六成。

不過,幼鳥從巢中落下,最多的卻是家燕。「燕子會在屋簷築巢,常常有幼鳥因體弱被踢下去,或是因為好動不小心掉下來。」張瑞麟說明,都市化拉近人與動物的距離,鳥類除了自己掉落,也常因為人類修枝與砍樹而掉下。

小鳥跌落後,非常容易被往返車潮與行人壓過,或是遭流浪貓狗攻擊。都市鳥類生存空間越來越狹窄,也讓繁衍後代的任務困難重重。因此救傷中心認為,人類有責任,讓受傷的動物盡可能地生存下來。

幼鳥 鳥窩 家燕

繁殖季幼鳥落巢,數量最多的就是在屋簷築巢的家燕。(圖/台北鳥會陳王時提供)

由於鳥類多在三月到六月的繁殖季育雛,一年中這段時間幼鳥落巢的案件數最多,也是台北鳥會最忙的時候。許多民眾看到地面的巢、鳥蛋或幼鳥,也會送到鳥會尋求協助。然而,張瑞麟解釋,若看到地面上出現幼鳥,多是在巢中等待親鳥找食物回來時不慎掉落,建議民眾第一時間先幫忙放回去巢裡面;或是先擺到附近高處,以保護幼鳥安全。民眾若在旁邊靜待一段時間,通常可以看到親鳥尋得食物後,飛回來巢附近找孩子。

現任中華鳥會秘書長呂翊維也分享,鳥的發育速度與體型有關,小型的鳥長得比較快,越大型的鳥從學習爬行到站穩、長齊羽毛,必須等待更長的時間。

「還不太會飛的鳥,在巢附近跳來跳去或徘徊是很正常的。」呂翊維指出,超過一半打電話到鳥會求助的民眾,都是詢問「看到一隻鳥在地上怎麼辦?」他分析,若在較為自然的環境,如郊外或山上,就不用過度關心,可以任其自然發展;若是在人多的地方,如住家樓下、防火巷或是公園,極有可能遭人不慎踩到,可以就近找任何勾得到的樹或灌叢,將幼鳥放上去就好,不需過度干涉。

呂翊維提醒,有時人為的「協助」,反而會造成鳥類的困擾。他認為許多民眾常常熱心過頭。「撿到身上帶傷的幼鳥,切不可隨意餵食或自行處理傷口。」呂翊維解釋,要是不了解這些鳥適合吃什麼,就隨便餵的話,反而可能造成更大的傷害。他建議民眾面對自然生態,應該用理性與平常心看待。

親鳥餵食

黑冠麻鷺雛鳥在巢中,由親鳥餵食,是常見的生態景象。(圖/台北鳥會陳王時提供)

張瑞麟也指出,民眾除了避免隨意餵食,也應避免自行將撿到的傷鳥帶回家飼養。因為照顧的過程會讓鳥類降低對人的戒心,就算來日康復,也難以適應自然環境。他建議民眾,還是盡快將傷鳥送到救傷中心,或是通報1999市民熱線,讓動保處派專員處理比較妥當。而在專人未到場時,也會先在電話中根據民眾的敘述,即時給予適當的應對建議。

此外,民眾若是擔心繁殖季鳥類帶來噪音與環境問題,或想避免住家附近有鳥類來築巢,張瑞麟建議:「一開始發現時,就要想辦法不讓牠來。」例如外裝的冷氣不要有缺口,或是發現鳥類在附近盤旋時,發出一些聲響,讓牠另選別處。

呂翊維也分享,可以在頂樓放雜物,或是把曬的衣服攤開來放,讓鳥類覺得環境空間沒那麼開闊,降低使用這個地方築巢的機會。

「鳥鳴通常是繁殖階段,有求偶或溝通需求才會出現聲響,不會整年一直叫。」張瑞麟呼籲,若住家陽台盆栽或冷氣上已經看到築好的鳥巢,不建議擅自移走。忍耐三個月的繁殖期過後,鳥類就會自行離巢。

人力經費都是問題,野鳥救傷需民眾支持

台北鳥會走過近50年,歷經三階段轉型。前身是1973年成立的「台北賞鳥會」(Taiwan Bird Watcher’s Group),後於1984年9月正式立案為民間社團「台北市野鳥學會」(Wild Bird Society of Taipei),並於1992年成立「野鳥救傷中心」。

在救傷中心,現場僅有一名專職與另一名兼職照養員等人力,其餘都是不固定協助的志工。在業務量較多的繁殖季節,常常面臨人員不足的情況。餵食餵藥、傷鳥回診、訓練與野放等作業都是固定工作,人手非常不足。此外,還包含電話諮詢與網路留言回覆等不定時工作,或民眾送傷鳥到救傷中心的現場接待, 現場工作人員總是忙碌得離不開工作。

救援 幼鳥

救傷中心人力有限,一人要負責多隻鳥的救援。(圖/救傷中心提供)

為解決人員缺乏的問題,救傷中心每年積極招募志工,並在網路上公告相關訊息,讓有興趣的民眾報名。報名成功者會受半年到一年的訓練,每年還有機會參與豐富多樣的課程,學習鳥類知識與救援方式。

除了人力,經費也是問題。野鳥救傷中心每年固定支出,約是新台幣兩百萬元。張瑞麟指出,雖然專職人員有救傷20多年的豐富經驗,若鳥類受重傷,需要開刀縫合或特殊處理的話,還是需要送到動物醫院醫治。

救傷成本依照鳥的大小而定,張瑞麟舉例,大型的藍鵲或黑冠麻鷺受重傷,醫療時間長,一隻需要新台幣3萬到5萬元的醫療費。若是小型鳥如麻雀等,長期治療也要3到5千元。因為政府沒有編列相關預算,台北鳥會多用募款方式籌措經費。除了捐款,民眾捐贈物資如飼料、鳥籠、垃圾袋等,都對鳥會有很大的幫助。

黑冠麻鷺受重傷

救傷中心幫骨折的黑冠麻鷺腳進行急救,如果很嚴重還是得送動物留院,需要更多醫藥費。(圖/救傷中心提供)

因為鳥會的經費與能力有限,張瑞麟建議政府機關在繁殖季期間,多在捷運廣告或文宣上傳遞鳥類育雛的相關知識,以及遇到鳥類落巢時的處理方法。如此不僅可以減輕救傷中心的負擔,也可以讓民眾對都市中鳥類與環境的議題有所認識。

創造友善都市環境,與鳥共生共存

除了平日宣導,各單位也應主動調整樹木修枝時間與方式,刻意避開鳥類繁殖季節,或從生活中任何可能是鳥類棲息範圍的地方著手改善,讓鳥類在繁殖季有適當且安全的環境可以築巢,孵育幼鳥。

「環境在的話,他們會生生不息。」呂翊維指出,目前許多城市樹木都遭到過度修枝或砍伐,因樹木問題涉及校園、公園、政府公立機關等不同區域的管轄,難以通盤解決,需要長時間持續宣導,讓整個社會調整與深化對鳥類的保育觀念。

值得一提的是,網路社群讓鳥類救傷更有效率。張瑞麟表示,台北鳥會於2012年成立「台北鳥會野鳥救傷中心」臉書粉絲專頁,致力鳥類保育知識的教育推廣。除了可讓全台民眾都可以留言交流,也曾有香港的鳥類NGO團體,分享該粉專的鳥類保育文章。

不論是台北鳥會官方或是救傷中心的粉絲專頁,都經常有民眾張貼撿到的鳥類照片詢問,也會彼此互相討論。「在臉書宣導的文章,全台灣民眾都可以看得到。」張瑞麟還說,未來台北鳥會更考慮推出中英雙語文章,以促進國際間鳥類保育的交流。

除了網路上的宣傳,台北鳥會也有許多鳥類收容舍。在芝山文化生態綠園內的漸進式野放暨長期收容籠舍「得得之家」,不僅收容如鳩鴿科與八哥科的傷鳥,讓牠們有機會重返大自然,內部也公開即時影像,讓工作人員即時記錄傷鳥的復原狀況,評估何時能夠重返大自然,一般民眾也可以利用該直播近距離觀察領角鴞與台灣藍鵲等鳥類。

台北鳥會也舉辦許多賞鳥活動,路線選擇多樣,涵蓋台北市立動物園、關渡自然公園、大安公園與台灣大學等地,民眾在散步之餘,可同時聆聽專業導覽人員的鳥類解說。除了賞鳥活動,台北鳥會也進行相關研究,或是到校園舉辦鳥類生態推廣課程,盼能喚起民眾對鳥類議題的關注,找到都市人類與鳥類共存的方法。

校園課程

台北鳥會舉辦校園課程,傳遞鳥類救傷知識。(圖/救傷中心提供)

任何建築物或人類活動,都會影響我們周遭的鳥類夥伴。城市開發,除了考量生活的便利,也必須留下空間給自然界的好朋友們,創造人與生態共榮的永續環境。

下次走在路上時,不妨抬起頭,也許就能看見樹枝上,正有新的生命在艷陽中準備展翅高飛。

金背鳩翱翔

金背鳩翱翔於天際,展翅高飛的英姿令人動心。(圖/台北鳥會陳王時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