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 101

LOADING

大安森林之友基金會

守護公園生態
請勿餵食野生動物

文 / 林思皓

回上一頁

松鼠

「很多人覺得,餵食鴿子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臺北市工務局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青年公園管理所主任王淑雅表示,這些看似浪漫的行為,可能無意間造成了生態的問題及生活的不便利。

因此,今(2021)年六月臺北市政府公告,公園內禁止餵食野生動物,違者可罰 1200 到 6000 元罰鍰。

餵食行為使生態失衡 破壞公園自然環境

「臺灣善心人士太多,餵養的問題很嚴重。」,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執行長楊平世表示,自 2014 年認養大安森林公園以來發現,赤腹松鼠、鴿子等動物不僅不怕人,數量還愈來愈多。只要你在大安森林公園蹲下來,赤腹松鼠馬上跑過來,後面跟的就是鴿子。

基金會曾經委託臺北市立大學進行研究,發現大安森林公園的赤腹松鼠數量超過五百隻。「26 公頃的公園,如果是有一百隻、兩百隻就很多了。」楊平世指出,因人為餵養,大安森林公園的赤腹松鼠,成了全臺灣最肥、繁殖期最長、繁殖成功率非常高的赤腹松鼠族群。

餵食

民眾餵食的食物五花八門,種類多樣。(圖/劉碧鵑提供)

鏡頭轉到臺北中山區的榮星花園。「在我們宣導不要餵食後,松鼠的問題已有改善,貓卻逐年增加。」荒野保護協會臺北分會解說員、榮星花園公園生態守護志工隊前隊長劉碧鵑舉例說,有一次在榮星花園看到動物的屍體,推測可能是貓的「傑作」。劉碧鵑談到,貓是很兇猛的動物,牠會進到生態池的核心區,那是連志工都不太會去的地方。

配合公園生態化的推行,臺北市許多公園都有分區規劃,不僅藉此復育臺灣原生動植物,更希望改善公園的自然環境。然而,民眾餵食野生動物的行為卻破壞了生態平衡,讓許多生態工作者的努力白費了。

無論大安森林公園抑或榮星花園,皆致力於復育臺灣原生螢火蟲。楊平世表示,能夠在都市中復育螢火蟲是件不簡單的事。「我們也辦了全世界的螢火蟲大會,國外專家來參觀,認為在首都坐捷運就可以看到螢火蟲是奇蹟。」楊平世語氣中聽得出驕傲。

不過,當民眾將各種食物丟進生態池、或是動物將食物帶進生態池時,就會破壞螢火蟲的棲息地。劉碧鵑說,螢火蟲是水生的,所以水質很重要,餵食的影響很大。

影響水質

當公園水池出現人類的食物時,將影響水質與生態。(圖/劉碧鵑提供)

餵食行為傷害野生動物 也傷害自己

遠離天敵是野生動物的自我保護機制。餵食行為不只讓生態失衡,同時讓野生動物的生存受到威脅。

劉碧鵑分享,今年二、三月,到臺北信義區永春陂生態濕地公園解說時,發現本來應該害羞怕人的白腹秧雞,竟跟人親近,會跟在人們屁股後面要東西吃。然而,等到她四月再去的時候,卻發現白腹秧雞不見了。「牠很親人的話是很危險的,因為沒有警戒心,就有可能被抓走。」劉碧鵑繼續說。

當野生動物與人親近,除了對野生動物本身有害外,對人類也不是一件好事。

許多野生動物身上帶有病原體,如松鼠有漢他病毒,鴿子可能引發禽流感等。劉碧鵑也提到,過去有小朋友餵松鼠被抓傷。看似可愛的動物,有看不到的危險,還有牠們與生俱來的野性。

楊平世則提到,民眾餵食的食物五花八門,有些人甚至把廚餘拿來公園撒,也有人會特別買麵包、切水果。不只遊客自己帶食物,楊平世曾經發現,有攤販直接在公園門口販售這些食物。

飼料擺盤

民眾將飼料倒在樹葉上「擺盤」,餵食野生動物。(圖/榮星花園公園生態守護志工隊提供)

由於餵食的食物太多,導致剩食問題產生。剩食不僅會發出惡臭,還會引來螫人的胡蜂,更成了老鼠大快朵頤的天堂。劉碧鵑說,就有民眾反映,應該要放老鼠藥,但是鳳頭蒼鷹吃到毒的老鼠就會死掉。劉碧鵑說她們已多次發現,老鼠屍體在生態池入水口處,極有可能會汙染水源。

當民眾餵食的食物,無法讓松鼠磨牙時,牠們便開始啃樹皮。「樹有一些撕裂痕的地方,如果有病菌侵入,樹幹就會長不好。」楊平世進一步分析,過多的松鼠讓樹生病受傷,當樹枝被啃到搖搖欲墜時,只要一點點風便可能掉下來,進而傷害到公園裡的行人。

罰則上路 生態教育更為重要

餵食行為愈來愈嚴重,且已產生這些不好的後果。王淑雅透露,早在罰則公告前,公園處便時常接獲民眾投訴有人在公園餵食。「他們一直希望我開單。」透過市府的行政命令,不僅讓公園處終能依法開罰,公園志工的勸導也能有憑有據。

劉碧鵑也坦言,過去僅依賴志工的巡守與道德勸說,雖然大部分的人在規勸後願意收起食物,但也曾有不講理的民眾作勢要打人。她認為,有了法律依據與罰則後,志工也更能站得住腳。

立告示

即便立了告示,民眾仍直接於一旁放置食物餵食。(圖/劉碧鵑提供)

「大家不是不願意遵守,而是因為不了解。」劉碧鵑認為,透過環境教育讓民眾認識生態是很重要的。榮星花園公園生態守護志工隊會在里民園遊會時擺攤宣導,「我們志工先分享,然後這些民眾會再分享給其他民眾。」劉碧鵑說明,承繼荒野保護協會「在地守護」的概念,左鄰右舍共同讓公園生態愈來愈好。

每天有近萬人來到大安森林公園,其中有很多是各級學校的學生。楊平世認為,公園與臺北市民的生活很親近,應該發揮教育的功能,因此他接任基金會執行長後,致力在大安森林公園裡舉辦各式活動,讓大眾更了解生態保育的概念。楊平世說:「我希望這個公園,可以變成自然教育跟環境探索的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