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 101

LOADING

台灣猛禽研究會

窗殺事件:鳥類的隱形殺手—
專訪台灣猛禽研究會王齡敏獸醫師

文 / 何艾玲

回上一頁

鳳頭蒼鷹

在台灣猛禽研究學會的救傷站,獸醫師王齡敏正在救治來自各地的猛禽。這裡就像是猛禽的急診室,有些猛禽可以在此獲得重生。但很殘酷的是,這裡也是傷勢嚴重猛禽的太平間,大約有一半的重傷猛禽無法再次回到野外。當王齡敏獸醫師來到這服務時,發現手上醫治的鳳頭蒼鷹有將近四分之一為窗殺導致的傷勢,其中最具代表的特徵是「後軀癱瘓」,就像人類半身不遂般、是非常嚴重的傷害。眼前的景象才讓王齡敏驚覺「窗殺」的嚴重性。

鳳頭蒼鷹

撞窗後後軀癱瘓的鳳頭蒼鷹,就像人類半身不遂般、是非常嚴重的傷害。(圖/台灣猛禽研究會提供)

臺灣應正視窗殺議題

窗殺在全球並非嶄新的環境議題,北美已經關注這個議題將近半世紀。科學家發現在美國境內每年有一億到十億隻的鳥因窗殺而喪失性命。玻璃建物對鳥類帶來的衝擊甚至比殺蟲劑的影響還大,是人為因素意外死亡排行榜上的第二名。

而在臺灣,過去十幾年曾有人關注這項議題,台灣猛禽研究會也建議張貼猛禽貼紙,以預防鳥類窗殺。然而,臺灣對窗殺議題的研究與推廣並沒有與時俱進。一直到2017年王齡敏到猛禽研究會進行猛禽救傷時,才體認到臺灣這塊土地上,鳥類遭受窗殺的狀況比過去所想像的嚴重。

在國內幾乎沒有人針對這項議題進行研究,有關鳥類窗殺資料闕如,王齡敏只能借助國外的研究初步描繪出窗殺議題的輪廓,再接著借助公民科學的力量來探究窗殺在臺灣的現狀。

王齡敏於是在臉書上成立「野鳥撞玻璃回報(Reports on Bird-Glass Collisions)」社團,鼓勵民眾在社團回報野鳥撞玻璃事件。此外,也與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前同事合作,將窗殺事件納入「臺灣動物路死觀察網」回報項目,進而蒐集千筆野鳥受傷或死亡資料在今年年初於台南大學舉辦的動物行為研討會上,王齡敏與台灣大學生命科學系學生謝季恆等人共同發表「初探臺灣本土的窗殺概況—利用網路與公民科學資料庫蒐集野鳥窗殺案例之分析」研究成果,試圖描繪出臺灣本土鳥類窗殺概況。

「這項研究的統計數據很有意思,顯示出臺灣的窗殺概況與北美不同。」王齡敏帶著雀躍的心情,談起他們的研究發現。臺灣窗殺回報數量上前五高物種,依序是五色鳥(Psilopogon nuchalis)、翠翼鳩(Chalcophaps indica)、白腹鶇(Turdus pallidus)、鳳頭蒼鷹(Accipiter trivirgatus)和白頭翁(Pycnonotus sinensis),顯示特定物種具有較高的窗殺傾向。反觀,北美單物種撞擊案例較高的物種多為候鳥或雀形目鳥類,然而在臺灣占絕大多數窗殺個體的物種為鴷形目(Piciformes)的「五色鳥」以及鴿形目(Columbiformes)的「翠翼鳩」。牠們都並非候鳥,而是留鳥,也不是雀形目的鳥種。在時間分布上,臺灣窗殺事件的旺季在晚春(3月-5月)和秋冬(9月-隔年1月),然而冬季在北美則是窗殺淡季。

數量分布圖

研究成果的圖表,2011年-2020年間不同月份之窗殺累積數量分布圖。(圖/台灣猛禽研究會提供)

王齡敏提到,窗殺占最多數量的五色鳥,是臺灣特有種。雖然牠們適應的環境多樣化,在都市與山區皆有繁殖,目前沒有保育上的危機。但只要出現流行病等危險因子,就可能導致族群數量下降,加上五色鳥非常容易窗殺,便可能促使此常見物種,演變為瀕臨危險的鳥類族群。另外,日夜行性猛禽和仙八色鶇(Pitta nympha)等保育類鳥類的撞擊案例,也不容小覷。

為何玻璃建物會對鳥類產生這麼大的傷害?

窗殺大致上可以分為兩類,一種發生在白天,另一種發生在晚上。日間撞擊的原因有兩種,因為玻璃可提供穿透性的視野,讓飛行的鳥類看到建物另一側的環境,而誤認為是可穿越之路徑而導致窗殺。另一個因素是,玻璃也可以扮演鏡子的角色,反射周遭的環境,使得鳥類無法分辨鏡中世界與真實世界,就此迎面撞上剛硬玻璃牆。

鳳頭蒼鷹撞窗

學校監視器拍到鳳頭蒼鷹撞窗的瞬間。(圖/台灣猛禽研究會提供)

另外,城市夜晚的絢麗燈火,對鳥來說是很強烈的刺激。尤其是仰賴星光、月光來判定方位的候鳥,牠們賴以為生的定位工具,容易受到城市人工光源的干擾,使牠們迷航在燈光明媚的城市中,脫離了原本航行的路徑。更可能因此在迷茫、疲倦之中,撞上建物、或是彼此相撞身亡。

通常在高速撞擊下,大多數鳥類都是當場傷重身亡。有些倖存的鳥可能踉蹌起身,看似已逃死。,但一飛出去,常常因嚴重的內出血,而死在近處。因為窗殺會嚴重影響鳥類的中樞系統,通常在比較小的鳥身上會有顱內出血、頭部骨折的現象,而比較大型的鳥類,撞擊的施力點會在比較後面而造成脊椎的受傷,所以才會有後軀癱瘓的狀況。

王齡敏說:「在救傷的過程中沒有看到很多窗殺案例,這是因為很多在當場就死了。在救傷後軀癱瘓的個體中,我摸索出傷病的級別。如果牠在一個禮拜內可以稍微站起來,之後痊癒的機率比較高。如果已經超過一個禮拜牠無法自己站起來,之後能夠痊癒的機率非常非常低。屍體解剖顯示,這些後軀癱瘓的猛禽脊椎已斷掉,在人身上都已經很難處理脊椎斷裂的狀況,更何況是更小型的動物。」

從救傷單隻猛禽到保護整個族群

「其實在做野生動物救傷,最終目標就是不要再救傷這些野生動物。我們最好應該是去避免牠們受傷,而不是一直去處理那些原因造成的傷病。」王齡敏分享她之前在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猛禽研究中心服務的經歷時說,美國很重視鉛中毒問題,這是因為他們也是在野生動物的救傷過程中發現,有很多猛禽,尤其是美國國鳥——白頭海鵰(Haliaeetus leucocephalus)鉛中毒的狀況很嚴重。「當我們知道傷病原因,就可以將造成傷病的源頭截斷。」王齡敏說。

農地鳥網

在農地週圍的鳥網導致許多鳥喪失生命。(圖/台灣猛禽研究會提供)

「我寧可去拆一張鳥網,也不要那張網掛在那,每年都去救那些掛在鳥網上的鳥……我寧可拆網也不想展現看似高超的醫術,把這些掛網重傷的鳥救活、野放,牠們本來就不應該遭受鳥網之苦。」

這幾年來,王齡敏除了在網路上寫文章、架設野鳥窗殺博物館的網站持續推廣。她的腳步踏遍各地,為民眾講解窗殺議題、端正視聽改變過去未與時俱進的防治措施,也到要校園中帶大家布置玻璃來防治窗殺。王齡敏提到:過去常見的錯誤觀念是,只在玻璃上貼一張猛禽貼紙,就認為可以嚇阻鳥兒不接近。研究則顯示,當鳥類發現眼前的猛禽不動,就不會判定成威脅。美國奧杜邦學會的研究指出,在玻璃外側或撞擊面布置左右間隔10公分、上下間隔5公分內的裝飾物,便可以防止超過九成的窗殺事件。

死亡翠翼鳩

未與時俱進的防治方式仍導致鳥類傷亡:一隻死在猛禽貼紙下方的翠翼鳩。(圖/姚正得提供)

防止窗殺

美國研究證實,在玻璃外側或撞擊面布置左右間隔10公分、上下間隔5公分內的裝飾物,便可以防止超過九成的窗殺事件。(圖/台灣猛禽研究會提供)

「我現在一直用我的餘力在宣導窗殺。因為我覺得還不夠,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王齡敏說,目前大專院校沒有任何一篇論文,針對窗殺進行研究;也沒有任何研究團隊設立樣區進行調查,或是針對特定物種探討窗殺,都讓她感到擔憂。

在亞洲,韓國算是最重視窗殺議題的國家。王齡敏說,韓國給的建議是:「你要一直把這議題顯露出來,不要讓這個議題斷掉,要讓大家知道其重要性,這樣才會成功。」王齡敏目前期盼將「鳥類友善玻璃」列入臺灣的綠建築法規。更希望,臺灣能像韓國或是美國那樣推動立法,規範公共建設必須要有防止窗殺的設計。

雖然在窗殺防治這塊還有很遠的路要走,仍有重重難關需要突破。但這些困難並沒有磨光王齡敏的初衷,她仍然保持著那份熱忱,溫柔且堅定地為這些動物持續奮鬥直到如此。她認為,這個世界並非只有人類才會美好,而是因著這些動物才變得如此。期盼牠們能一直存在,與人類一起和諧共存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