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 101

LOADING

羽林生態股份有限公司

築起都市與自然間的橋:
羽林生態的調查日常

文 / 雪羊

回上一頁

台灣泥蟹

「移工現在都一群的嘛,常看到他們集結在濕地抓魚,現烤現吃。」2013年開始在新北市高灘地進行生態資源調查的范中衍,分享了他在調查之餘所見的東南亞移工濕地活動。

武漢肺炎三級警戒期間,羽林生態公司的創辦人們,在視訊會議裡,聊著他們精彩的野外故事。羽林大學長王力平接著說:「這是一個很悲傷的故事,早期我們看到還會去跟移工講『那個水很髒,抓到的魚不要吃啦!』結果移工都回:『不會啦,這個和我們國家比起來,很乾淨啊!』」這讓人意識到河川保育、乃至整體生態環境的重要性。也提醒了我們,只要從現在開始努力,守護我們的環境還不算太遲。

2021年4月1日,經濟部發布「生態專業技術服務商業」為一新興的產業,說明了臺灣已能正視像羽林這樣,擁有生態相關專業技術的產業,也代表臺灣對生態環境的重視,已經逐漸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生態調查

羽林生態於金瑞治水園區進行生態調查。(圖/羽林生態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以調查為志業

「羽林生態」是一間生態服務公司,成立於2012年10月,由國立臺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研究所畢業生王力平、蔡育倫、范中衍、廖煥彰與世新觀光所的湯谷明共同創辦,由於創辦人大部分做鳥類研究,且背景為森林系,於是將公司命名為「羽林」。主要業務是生態資源調查、環境自然教育、生態旅遊規劃、生態顧問諮詢以及自然圖文、影片等出版。

「其實會創業,真的是因為那時候,老師們一直在說沒有人可以出野外。」蔡育倫回憶,在2010年左右,臺灣生態調查人力匱乏,當時有能力的學生都出國了,學弟妹的調查技能也未臻成熟,造成讓許多調查苦無人手可做。

為了彌補這個窘境,他們先以個人工作者的方式,協助執行野外調查案件。幾年後覺得這樣不行,因為履歷無法累積在自己身上。加上學校的案源不穩定,讓大家處於被動狀態;最後因為對大自然的熱愛,讓這群人決定正式以生態調查為業,創立自己的公司。一開始受到許多熟識老師的委託,到後來做出口碑,逐漸獲得穩定案量,成長至今。

自然生態需要長期的觀察,才能深刻了解物種與環境的互動與族群變化。相較於穩定的原始林,都市周邊的脆弱自然環境,更需要跨年度的連續調查記錄,才能了解和人類比鄰而居的生命能否生生不息。「調查」,正是蒐集一切生態系服務與功能所需資料的基礎工作,而專業的生態技術,則讓羽林的調查員得以一窺自然的真實狀況。

調查的基礎是三件事:「觀察、辨識、紀錄。」走入環境觀察,明確辨識觀察到的物種,並以契合時空尺度所需的方式予以記錄。當資料的質與量足夠、或以適當方法選擇的樣區具有代表性,就能累積出足以反映在地生態真實樣貌的資料庫,規劃保育行動,使各類建設與開發得以兼顧生態功能。

然而,敏銳的觀察力與物種辨識的能力,並非一朝一夕能練成,也非機器能代勞。而物種的辨識,僅僅是生態專業技術的入門基本功。范中衍表示,過去一般人會以為他們就只是普通的勞務付出,但是要能一眼看過去,就告訴你動植物名稱並精準記錄、或明確敘述未知物種的辨識特徵,這樣的工作顯然並非純粹勞力,而是需要知識與經驗累積的硬專業。

淡水河鳥類調查

淡水河鳥類調查。(圖/羽林生態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看見台北流水間的繁茂生命

羽林長期在社子島、淡水河、金瑞治水園區等地進行生態調查,累積了豐富的資料與故事,也因此希望讓民眾能認識台北濕地生態的三個代表物種:臺灣泥蟹、八哥與善變蜻蜓。

「我想讓大家知道平常看不到、容易被忽略,卻對生態又很重要的物種,那就是臺灣泥蟹。」王力平說。

臺灣泥蟹是一種分布在靠河岸泥灘地的臺灣特有種小螃蟹,成體背甲寬僅有1公分左右,一般人幾乎不會注意到他們的存在。根據劃定樣區、拍照計算的結果,他們發現臺灣泥蟹在社子島的數量非常多,狀況較好的樣區,個體密度甚至可以超過每平方公尺100隻。

同時,牠們也是社子島生態的重要物種,許多動物都會以牠們為食,族群數量牽動著社子島的動物興衰。「社子島的紅冠水雞帶小孩的時候,吃蠻多臺灣泥蟹,所以是吃海鮮長大的!」王力平笑著說,這也是平常以嫩葉、昆蟲和小魚為食的紅冠水雞,在社子島特別的食物來源。

臺灣泥蟹

僅有1公分左右的臺灣泥蟹,是社子島生態的重要指標物種,也成了當地紅冠水雞食物來源。(圖/羽林生態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另一個代表物種,是二級保育類鳥類:八哥,也是臺灣特有亞種。「這和淡水河鳥類同步調查有關。」蔡育倫說。他們是從105年開始進行調查,6年的資料下來,記錄到197種鳥類,更發現淡水河流域的八哥分佈,數量是穩定且逐年增長的。

近年由於都市開發,讓八哥棲息的里山環境大量消失,加上白尾八哥、家八哥和黑領椋鳥三個外來入侵種鳥類數量非常多,會與八哥競爭,導致牠們遭受嚴重生存壓力,數量大幅減少而成了保育類。

「我們在社子島可以一口氣看到30至40隻八哥,和家八哥、白尾八哥混在一起,整群兩百多隻,那個畫面會讓人誤以為充滿了希望。」王力平說,雖然八哥長得並不吸引人,也並非專棲息於濕地的鳥,但大台北地區卻意外因濕地的關係,而提供了這種處境日漸危急的鳥類一個可靠的避風港,是一個都市發揮保育物種功能的寶貴故事,也說明了人類與自然共處的重要之處。

八哥

八哥為台灣特有亞種,二級保育類鳥類,受外來入侵種白尾八哥及家八哥族群影響,最容易辨識方式為象牙白的嘴喙。(圖/羽林生態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金瑞治水園區」位於內湖金面山腳的山坳,是臺北市近年的防洪代表作,於2015年3月竣工。蔡育倫說,當時不知道是誰主導,覺得既然要做滯洪池,就做成比較生態的環境,羽林第一次在這裡做蜻蜓調查,穿著青蛙裝在濕地穿梭、或拿望遠鏡在樣區內觀察,就記錄到了50種蜻蜓。

「因為這裡環境非常多樣,能棲息各式各樣的蜻蜓,所以後來就在資深生態工作者陳一銘與葉文琪老師的建議下,決定設計成蜻蜓公園;畢竟臺灣約有150種蜻蜓,一個小地方竟棲息著一個類群三分之一的種類,是很不可思議的事。」王力平帶著讚嘆的口氣,肯定這個兼顧了生態功能的治水工程。

「選擇善變蜻蜓,是因為他的數量很多,像有一首歌叫「紅蜻蜓」嘛!」王力平說,善變蜻蜓是濕地裡的重要昆蟲,分布很廣,是水稍微乾淨一點就會有的物種。紅蜻蜓不僅身體是紅的,連翅膀也幾乎是紅的,所以一飛出來就會令人很驚艷,因此選擇牠作為台北濕地生態的代表物種之一。

不起眼的小小臺灣泥蟹、不吸引人的烏黑八哥,以及讓人眼睛一亮的善變蜻蜓,羽林想透過這三個物種,傳達濕地之於都市的精神。濕地低調地在河畔與山邊,默默滋養無數美麗的生命、淨化臺灣的河川。乍看雜亂無章,細看卻充滿驚奇,一座保有濕地的都市,便是擁有生命的城市。

走遍臺灣,致力環境教育與生態旅遊

生態調查讓人們能更接近自然的全貌,除了工程以外,也能提供環境教育與社區經營寶貴的基礎。林務局在民國99年至100年間,委託臺大森林系袁孝維教授執行「林業課程方案發展精進計畫」,豐富與提升所轄環境教育中心關於森林的知能與內涵,發展更貼近在地特色的環境教育內容。當年擔任這個專案助理的范中衍,因此在執行專案的過程中體驗到,尋找在地化的元素做出特色,是環境教育工作的重要關鍵。

「環境教育需要從科學出發。」王力平點出羽林生態對於環境教育工作的核心理念。

蔡育倫也說明,環境教育除了理論外,更重要的是故事性與和大家生活的連結。像社子島有長期調查的基礎,所以上禮拜發生什麼事、下大雨、淹水了會帶來哪些影響,生態有怎麼樣的反應,這些都可以跟來到現場的民眾講,他們就會比較有感覺,說出的生態故事就會比較生動。生態調查是協助把故事說好的絕佳背景,找出有在地特色的物種,才能在環境教育中彰顯地方特色。

社子島教育活動1

羽林生態於社子島進行環境教育活動。環境教育除了需要有故事性與參與者有連結,也必須從科學出發,才能帶入正確生態觀念。(圖/羽林生態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羽林也提供生態旅遊相關的諮詢服務,以三仙台為例,湯谷明說「哇~不得了,晚上的陸蟹居然有30至40種,太精彩了!但我們也會擔心蜂擁而來、或行為舉止不當的遊客會對當地生態造成嚴重的干擾。所以我們也跟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討論管制措施,比如陸蟹繁殖季時,必須跟著在地解說員進入,並同時嚴格限制人數,達到發展觀光又降低干擾、保護生態的目的。」在後疫情時代,精緻化、少人數的深度生態旅遊,勢必成為在地觀光發展的趨勢。

另外一個有趣的小故事,是羽林在花蓮縣豐濱鄉噶瑪蘭族的新社部落進行生態調查時,與當地族人聊天,聽到一種名為「毛鞘蘆竹」的重要祭典植物,在部落消失已久,便協助從其他地方引入種源,讓族人非常感動。他們的事蹟也傳到了在當地調查的明立國老師耳中。當他回去和自己的學生分享此一案例時,竟有一人就是王力平的堂妹,世界之小總是如此神奇。

湯谷明總結,真正的成就感,是我們能協助部落和地方,讓他們找到了需要的東西,也讓遊客去了解生態常在不知不覺間消失,需要持續的關注與保護。她說,生態提供在地人從事生產,以此發展出生活,是很重要的基礎。因此文化是建立在生態之上,唯有透過認識當地的生態,人們才能瞭解依附而生的在地文化。保全自然,也是在保全文明的根。

以生態專業技術,打造人與自然共融的新生活

為了減低人類對環境的影響,政府在2017年4月25日發布了〈公共工程生態檢核注意事項〉,規定中央政府各機關辦理新建公共工程,或地方政府辦理受中央政府補助比率過半之新建公共工程時,須辦理生態檢核作業。意義就是把「生態」這個議題放進工程項目,從一開始就讓專業人士參與,盡力在每一個環節裡,將工程對生態的影響減到最小,謀求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

現代的都市離自然很遠,在人們分工太細的狀況下,對未知的環境生態都非常陌生。臺北的除污型人工濕地便是個例子,人類生活中產生的污水,透過人工濕地淨化後,再排放到河川,既能改善河川水質,同時也提供都市中更貼近自然的環境給野生動植物棲息。這些經常被我們忽略的事物,正是一座永續都市最重要的基礎,也是建立美麗家園的必備元素。

期待臺灣人能透過各種管道認識城市內外的自然環境,如同羽林所見的生態台北般,慢慢建立起都市人與自然的連結,達到生活、生產與生態三者合一的永續三生家園。

青蛙裝

調查人員穿上青蛙裝進行魚類生態調查。(圖/羽林生態股份有限公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