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 101

LOADING

路殺社

全民努力給動物安全回家的路 –
路殺社積極推廣公民科學

文 / 吳冠賢

回上一頁

龜殼花

動物的車禍又稱為「路殺」,與道路開發有著密切關係。儘管道路看似佔地面積有限,卻將生態環境切分成破碎區塊,使得動植物的生存棲地受到擠壓。當野生動物因為覓食、求偶繁殖或是過冬等需求不得不穿越道路,過程經常險象環生,稍有不慎就是死亡。

路殺憾事對於瀕危特有種動物更可能攸關整個物種的存續。如在臺灣面臨瀕危處境的石虎,近幾年也因為頻繁的路殺悲劇,受到廣泛討論。這是因為石虎生存的淺山地區,為了人類的交通方便而幾經建設開發,造成石虎誤闖道路,遭受車輛撞擊發生憾事。

將路死悲劇轉為研究能量

痛定思痛,這些野生動物遭受中斷的生命,透過「路殺社」這個公民科學計劃,也延伸出積極的意義及價值。

「公民科學」就是一般民眾參與的系統性科學研究,可依民眾參與方式的不同分為「貢獻型」、「合作型」以及「共創型」。路殺社屬於貢獻型1,顧名思義,成員會記錄路殺或是道路上野生動物死亡(不一定因為車輛而死亡)的「路死」現象,將見到的動物遺體拍照、打卡並上傳至特定網路平台。

創辦人兼社長林德恩是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爬蟲類助理研究員,最初負責培訓數十名志工調查全臺的爬蟲類物種分布。過往經驗告訴他,野外很難見得到活著的動物,反觀屍體不會移動,因此較容易觀察到。他於是想到,可以先訓練志工尋找並且記錄路上看到的蛇類遺體。此時他並未預料到,這會是一項規模龐大的公民科學計畫的起點。

為了方便志工彼此聯繫,林德恩在臉書上創立「志工聯誼」社團,並順手上傳一張死蛇的照片,沒想到隔天社團就充斥著各種動物的「遺照」。他於是決定擴大規模,更廣泛地記錄各種動物的路死事件,「路殺社」的臉書社團在2011年的8月正式成立,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利用社群媒體,蒐集野生動物路死資訊的社團。

小蹄蝠遺體

正視路上動物的死亡遺體,也替這些枉死生命創造更多價值。圖中動物為臺灣小蹄蝠。(圖/林德恩提供)

2021年7月中旬路殺社成立將近十年之際,臉書社團已經加入2萬名會員,並且累積了6千多名資料提供者、將近12萬筆的路殺紀錄以及一萬多具標本,是臺灣最大的公民科學社群,也是全球最大規模的路殺研究社團。

下自成蹊的全民生態科學

路殺社網站上列出的四大宗旨分別為:全民科學、改善路殺、環境教育以及珍惜生命。將「全民科學」放在第一位,或許正表明全民參與在這項計畫中的關鍵地位。

路殺社透過臉書的社群力吸納串連全臺參與者,不但資訊能夠更加廣泛迅速地累積,也紀錄了更多人為活動較為頻繁、卻不屬於生態保護重點區的區域,等於補足了過往生態研究資料的缺口2

同時,各領域的專業人士也有機會在這裡大放異彩。中研院資訊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莊庭瑞來協助開發上傳路殺資訊的Web App,能夠兼顧使用者的方便並有效率整理大量資訊。而網站的建置、社團的LOGO設計、資料的視覺化等等,全是社員無償的貢獻。

2013年臺灣爆發狂犬病,更讓路殺社一戰成名。由於路殺社觀察並且蒐集到鼬獾不自然死亡的現象並送交遺體檢驗,盡速釐清了狂犬病的來源,因而立下汗馬功勞。

鼬獾遺體

並未因路殺而死亡的鼬獾驗出狂犬病,釐清了臺灣的狂犬病疫情來源。(狂犬病死亡鼬獾_CC BY 陳歆)

林德恩認為,狂犬病是發病致死率幾乎達到100%的嚴重疾病,牽涉一般大眾也關注的傳染疾病及健康議題,才讓路殺社突破他稱為「生態圈」(泛指對於生態環境有興趣的專業或業餘人士)的同溫層,得以向更廣泛的群眾對話。他笑道:「因為臺灣人怕死嘛。」藉著大眾關心的議題以及簡單的參與方式吸引廣泛的參與後,參與者自然漸漸認識環境生態,並且能體會到生命的價值。

然而,各種不同背景的人加入,也容易產生不同的意見甚或衝突;面對難以確認身分的不特定大眾,也難免遇到少數別有意圖的人。管理者需要費心去調解斡旋,並且特意模糊化敏感物種的位置資訊,避免有心人士利用。此外,全民科學面臨到的另一項挑戰,是傳統科學領域認為資料的蒐集不夠科學嚴謹的質疑。

吸收經驗深化參與,讓公民科學更有價值

至2017年為止,路殺社所蒐集的資料以「機會型」的資料為主,也就是民眾看到路死的動物時順便打卡記錄。這樣做的優點是門檻低,民眾容易上手,有助於參與的推廣。缺點則是,不同區域的每位參與者投入的程度不同,造成整體資料的變異較大,在科學研究上的限制也比較多,因此不容易在實施改善路死的行動時(例如設置護欄或動物通道),反映改善的成效。

此時,團隊判斷路殺社已經累積了足夠的經驗,也有許多積極的參與者加入,於是決定開始推行每季一次的「系統化全臺同步大調查」,也就是俗稱「路殺社2.0」的計畫。團隊設計此計畫的施行重點,就是要排除人為誤差的變因,以期有效反映出每一季路殺發生的頻率變化,評估路殺改善裝置的效果。

路殺社的團隊將臺灣現有道路分布的區域,依路殺的主要影響因子,分為八種生態氣候分區(影響動物族群跟分布)、三種道路密度(高、中、低密度)、四種道路型態(省道、縣道、鄉道、其他)。接著,他們照生態氣候分區的面積比例,分層隨機挑選具有代表性的方格,開放社員組隊認領這些方格,進行徹底且系統化的調查3

系統化調查1

系統化調查的方格分類。(圖/路殺社提供)

令林德恩感動的是,儘管這種調查方式需要投入的成本、參與難度都變高了,許多社員依然踴躍支持。至2020年為止,三年共12季的調查,再配合科技的進步,讓社員調查上傳的資料更加完整精確,已經足以作為系統化路殺防治的基礎資料,以預防未來路殺悲劇再度發生。

系統化調查2

系統化調查執行方式。(圖/路殺社提供)

系統化調查3

系統化調查的組隊認養狀況,再看出社員認領踴躍。(圖/路殺社提供)

社員每一筆記錄到的車下亡魂,現在都已經應用在部分路殺熱區設立警示牌或是動物專用的動物通道;苗栗臺三線上的AI辨識結合聲光緩速機制的石虎路殺預警系統,更是全球首創;另有業者結合導航App與路殺預警語音4,讓野生動物以及駕駛都能安全安心地到家。

我家的公民科學研究

路殺社計畫的下一步,是協助或輔導公民團體、地方組織或是國家公園等單位,主動發掘自己身邊生態環境議題,他們稱為「參與式科學」。高雄馬頭山的居民自救會在投入在地生態調查的過程中,意外發現刺竹林的豐富生態,也中止了當地的乙級廢棄物處理站開發案,就是很好的前例。

即便現在都會區中高樓林立、交通往來更加密切頻繁,也不乏野生動物生活的足跡。例如本來在野外越來越少見,卻在都市的公園綠地突然出沒的「大笨鳥」黑冠麻鷺,或是在都市大樓屋頂上找到安全空間的夜鷹。牠們大多適應了都市生活,甚至懂得反過來利用都市環境。

當野生動物成為人類的鄰居,就難以避免摩擦。例如夜鷹在繁殖季的夜晚,會連續數小時發出宏亮的鳴叫聲,令許多人難以入眠而不堪其擾。林德恩卻認為,都市中動物與人類的衝突,能讓人們主動了解動物棲息的相關問題,其實就提供了公民科學很好的切入點。

夜鷹沒有築巢行為,而是將蛋直接生在地面上,因此平坦且鮮少有人走動的大樓屋頂成為絕佳的地點。只要多利用頂樓空間活動或是改變屋頂鋪面,讓夜鷹認為此處屋頂不安全,牠們自然不會再來建造家園。

另外,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所規劃的「我家蟲住民」特展,也讓民眾記錄家中可能不受歡迎的節肢動物,包含白蟻、米象及蟑螂。不僅能夠協助畫出臺灣節肢動物的分布、了解民眾的居家環境,也能藉此教導民眾瞭解蟲蟲在生態中所扮演的角色、正確或友善環境的防治法,甚或共存的方式。

夜鷹是臺灣農業害蟲的重要自然掠食者,能夠有效的防治蟲害並減少化學藥劑使用5。而儘管有些人看到蟑螂就會頭皮發麻,但是大部分家中看得到的節肢動物都對人無害甚至有益,也不可能避免在家中出現。

不論是夜鷹、昆蟲、還是路上死於非命的動物,都像我們一樣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生活,更各自扮演了生態平衡的重要角色。

人類的活動無可避免的影響了野生動植物的活動空間,也創造許多衝突的可能。然而人類要生存,也依賴自然生態的穩定繁榮。如何讓大家一起找出好方法與自然生態和平共存,或許就是生態公民科學最終的目的。


註釋:

  • 1林瑞興(2016)。〈攜手護生態 ─你我都是公民科學家〉。《科學發展》,522,6-11。
  • 2林德恩(2016)。〈延續不幸死亡野生動物的生命 ─路殺社〉。《科學發展》,522,48-53。w
  • 3臺灣動物路死觀察網。台北系統化調查的重要性
  • 4臺灣是全世界第一個結合路殺預警以及導航系統的國家,目前除了導航App Omnicue和導航王,Garmin的路殺熱點路段警示也於2021年中開放下載。
  • 5臺灣省鳥會 & 臺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2014)。〈請友善對待臺灣夜鷹!!!〉。《飛羽》,264,Vol.27,No.2,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