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 101

LOADING

TPHA Ecotourism 台北城市狩獵

下班後,和台北城市狩獵來一場生態旅遊

回上一頁

黃嘴角鴞

夜間觀察

相比於日間觀察重點多為昆蟲或鳥類,夜間探索更有機會找到如蛇類、蛙類等兩棲類及爬行類動物。(圖/台北城市狩獵提供)

下班後,從臺北市區搭捷運到新店捷運站,步行15分鐘經過碧潭大橋,不用一個小時,就能抵達台北近郊的新店和美山。四月的晚上,手拿手電筒、跟著台北城市狩獵講師走入夜晚的山中,時逢賞螢季尾聲,參與者用紅色玻璃紙包住手電筒,避免強光影響螢火蟲。

即使白天在這裡健行,晚上來卻是完全不同的光景。四周除了手電筒的燈光,一片漆黑,過一陣子眼睛才習慣這種亮度。手電筒偶爾移往天空、旁邊的石壁或池塘,尋訪福爾摩沙山跫、周氏樹蛙、斑腿樹蛙等動物。眼尖的講師總會發現隱身在某處的動物們,一邊介紹一邊將牠們放在手上、或是撈進塑膠盒,讓學員近距離觀察。也有可能只是遠遠站著,拿著手電筒觀察。

講師提到,五十年前,和美山上的大型遊樂場關閉,缺乏管理的園區得以迎來返鄉的巨大森林,接著昆蟲、蛙類、蛇類及哺乳類也都回到這片土地上。實地站在新店和美山間回憶這段歷史,參與者可以看到很多野生動物,很自然地思考起人與生態間的關係。

跟著台北城市狩獵體驗夜間觀察的獨特魅力

生態旅遊團隊「台北城市狩獵」在2020年成立,創始成員是三名森林系的同學,目前則是一個囊括昆蟲系、農業化學系等不同專業背景的16人團隊。台北城市狩獵希望以年輕人和上班族為主要服務客群,透過生態旅遊的方式,讓參與者走進山林、看見真實生態環境,並進一步對生態保育做出行動。

作為新創團體,台北城市狩獵希望能做出市場區隔。以團隊主打的夜間生物觀察行程來說,便是看中「夜間」與「台北近郊」的獨特性,夜間生態不僅僅是野外、還是晚上, 是獨特的體驗。執行長鍾咏慶說。再加上黑暗中人的感官會被強化,因此晚上看到的印象,也會比較好。

相比於日間觀察重點多為昆蟲或鳥類,夜間探索更有機會找到如蛇類、蛙類等兩棲類及爬行類動物,以及對一般民眾來說帶有神秘感的貓頭鷹。這種獨特性特別吸引年輕人或上班族參與,利用半天假日、或是平日的下班時間,與朋友或同事相約參加。

講師導覽

講師在開團之前,會先進行2-3次的實地探索,確認哪些地方會出現哪些動物,帶導覽的時候就能快速找到並和參與者介紹。(圖/台北城市狩獵提供)

然而,參與者若只是想在旅遊過程中,看一些「酷酷的」動物,卻忽略動物與環境間的關係,就會導致消費者雖然一時間很滿意,卻不會有興趣再參加下次活動。這種一次性消費,便喪失生態旅遊內含的環境永續精神。因此團隊很注重導覽過程中,相應的環境教育資訊。比如在介紹池塘的蛙類時,會提到旁邊的水泥化工程導致蛙類數量降低、以及台北近郊很容易就能找到水泥化工程的蹤影等。如果參與者能夠從觀察蛙類而獲得觸發,就可能在下次拜訪近郊時,有能力思考關於環境工程影響生態的議題。

目前新店和美山、小粗坑步道、屈尺,和天母古道等地,都是台北城市狩獵導覽的路線。由於行程受到好評,已有越來越多親子團加入。為了避免資訊接收不一,導致體驗不佳,團隊也趁著疫情期間,重新規劃以親子團為主的新平台。

不只是環境教育 更要透過生態旅遊促成地方發展

生態旅遊

走出台北,台北城市狩獵也在臺灣不同地方如蘭嶼、苗栗等地發展深度生態旅遊。(圖/台北城市狩獵提供)

除了台北近郊的夜間觀察行程,台北城市狩獵也涉足到其他城市。由於團隊創始成員們為森林系背景,個個都有很多到台灣各地觀察生物的經驗,因此也想要把台北以外的精彩生態,呈現給參與者。鍾咏慶提到,他自己就想親眼看看不同的動物,網路上看的根本就不過癮。

以2020年規劃的古都生態之旅來說,團隊不但跨足台南,與當地業者、小農等團體合作,延長活動時間為兩天一夜。鍾咏慶認為,住宿的地方是友善小農開設的民宿、也提供友善農業食品,價位也會比訂房網站的房源還要來得高,「一般人沒有介紹比較不會去,我們就用活動直接帶人去住。」藉由旅遊讓在地友善農業團體永續經營,進而對環境友善盡一份心力。對鍾咏慶來說,就是一次成功的生態旅遊。

團隊也發現,台北民眾參與的時間多為下班或半天假日,比較適合舉辦時間長度為2至3小時的「極簡型生態旅遊」,行程會相對緊湊,必須在短時間內將生態知識、行動呼籲和動物觀察等,包裹在裡面。相較之下,如果能將民眾帶到其他縣市,就有機會把時間拉長,提供的內容也會更加深入。

從都市人需求切入生態旅遊 帶一場改變行動的導覽

動物接觸

參與者透過活動學習,建立與動物互動的自信心,因而了解與野生動物接觸,可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圖/台北城市狩獵提供)

台北城市狩獵將旅遊作為方法,希望將環境永續的觀念淺移默化帶給參與者。參與者先是建立自己與動物互動的信心,不再將野生動物視為只有《國家地理頻道》主持人、或生態保育研究員等人才會接觸的動物。並且能在遵照講師的指示下發現,建立自己和動物間的良好互動。

觀念改變,行動的改變也有機會能跟著發生。有參與者在參加導覽後,開始留意山中的動物,並且私訊粉專詢問動物的名稱。也有家長自己對生態觀察感興趣,就會帶著孩子參加活動,也把生態知識帶給山上遇到的其他遊客。「這樣不知不覺,就能引發改變行為的環境教育,」鍾咏慶最後這樣說。